推广 热搜: 减肥 

国家疾控中心主任应该被钉上耻辱柱

   日期:2020-02-09     浏览:10    
核心提示:文章开始前,先向武汉八名造谣者致敬!他们不是普通市民,他们都是一线医生!正文:2019年12月,在号称“亚洲第一”的中国科学院

文章开始前,先向武汉八名"造谣者"致敬!他们不是普通市民,他们都是一线医生!


正文:



2019年12月,在号称“亚洲第一”的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研究人员识别结果中出现一种从没有见过的病毒。
有着职业敏感的研究人员,迅速对病毒进行了分离、测定DNA结构、排序。然后,正式确定了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型冠状病毒。
随后,通过追“踪”,溯源到了武汉华南海鲜市场。
按照中国的法律程序,武汉疾控中心迅速向上级单位国家卫健委和国家疾控中心报告“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和疫情”
国家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赶赴武汉,进行实地考察、采集样本、收集数据。由于他们采集样本时的技术失误,第一批国家级专家得出的结论是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
话音未落,专家组组长、北大医院呼吸科主任王广发就发现自己感染了这种新型病毒!
据知情人说, 第一批国家专家们到武汉后, 他们排挤武汉地区的科研人员。他们抢样本、抢数据、抢资源,为自己发表论文作准备

作为国家疾控中心主任的高福院士,更是身先士卒、率先发表科研论文。2020年1月25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高福领衔团队的相关论文。随后,医学权威杂志【柳叶刀】发表“冠状病毒”专题,共发了9篇文章,1篇新英格兰,8篇柳叶刀,都是高分杂志,9篇……这批专家的武汉之行可谓是收获颇丰、硕果累累!


直到第二批国家高级专家组、2003年抗击SARS的英雄钟南山院士被请到武汉;钟南山院士到武汉后,次日宣告中外:武汉发生新型病毒性肺炎, “可以人传人”。实际上,武汉市和湖北省其它地区的疫情已经失去了控制!

但是通报口径呢?


1/10: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1/14:不排除有限人传人;


问题很简单:从数据和事实来看,国家疾控中心早在一月的头几天就已经掌握了明确的病毒人传人的证据,那么从那个时候一直到1/20日这三个星期里,这个消息是在哪个步骤被掩盖了?


是疾控中心的科学家为了发表论文,对数据密不外宣?是武汉市政府为了某些需要压制数据的公开?还是什么别的情况?


已经快爆炸了,论文的作者们需要给我们一个解释!!!!


作为掌握第一手信息的研究者,你们比公众早三个星期知道了病毒人传人的确凿信息,你们有没有做到你们该做的事情?


高福领衔团队在《柳叶刀》杂志发表的9篇臭文,已被确凿的证据证实:"臭不可闻"!牢牢的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永远翻不了案!


附文:今天,科技部发了《科技部办公厅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科技攻关项目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通知里强调要“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把研究成果应用到战胜疫情中,在疫情防控任务完成之前不应将精力放在论文发表上


为什么科技部会突然发这样的通知?

在全员众志成城防控疫情,医护人员抗击在一线,企业延迟开工,学校延迟开学,就连普通人也自愿禁足在家,不想给疫情添乱,以献出一份力量的时候,会有专家学者只顾着发表文章,而不顾实际疫情的防控吗?
是的,其实早在一月中旬,便有学者因为抢先发表疫情相关的论文而开撕了。
疫情刚开始时,复旦大学张永振教授团队把破解的病毒基因组序列在ncbi上进行信息共享,以期能够为其他学者提供研究便利,好尽快控制疫情,然而南开大学高山教授团队却在没有和张永振教授团队沟通的情况下,提前利用复旦大学在ncbi上共享的数据抢先发表科研论文,这样的行为令复旦大学张永振教授团队感到非常的愤怒。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已于1月22日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专项项目指南,直接科研费用资助约150万元/项,不少专家学者摩拳擦掌准备申请之,而抢先发表论文,不仅可以增加新闻曝光度,未来文章的原始引用率也会非常高,有利于下一步进行科研项目经费的申请,是名利双收的好事,难怪学者也会为此开撕。
再看科技部今日发文,“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说的又是什么意思?
不得不留意到1月25日发表在外文杂志《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2019年中国肺炎患者的新型冠状病毒》,该文章披露了分离出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全过程。文章的三位通讯作者为谭文杰,高福与吴桂珍,据报道,三位专家均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文章的资料来源于12月31日组织的第一批防疫专家的流行病学与病因学调查资料。
对此,有网友提出了质疑“疫情还没控制,高分SCI文章已经发表”?更有网友比较了两次国家级专家到武汉结论:  有些非常重要的数据,仅仅是在英文杂志上发表以后,我们才可以看到,有很多信息在国内并没有及时向公众公开,也没有及时地应用在扑灭暴发流行的整个过程中。
发表高质量的文章,可敬可贺,但为什么这些数据国内看不到,如果让这些结果在这场疫情控制过程中有所应用,不是更好吗?感觉到这次的主导方向是科研和抢着发表高水平论文,而不是公共卫生的实践,以保护人民健康为首要。


高福教授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履历与科研成果出众,要说他去武汉进行调查,只为了抢先发表高分SCI论文,我觉得不太可信,但是他所发表的论文对疫情的防控有没有什么帮助,如何帮助,是很值得向网友解释,以解除网友的不解与愤怒的。
此外,在疾控中,在医院中,唯论文论人才,论职称是长久以来的问题核心,日常工作表现与发表论文,申请课题相比,不值一文。以SARS为例,当年许多医护人员参与其中,辛苦负伤后,没有什么回报,继续默默无闻。反而是那些没有直接参与到SARS防控工作第一线的借机发表文章,之后发黄腾达,官运亨通,这样的现象导致如今大多数相关的工作人员都在想着发文章,申请课题。
想想那些一线医院里的医生护士,因为没时间,不得不剪去长发以方便工作,口罩在脸上勒出了血印子,连脱下来休息片刻的时间都没有,累了就直接躺地上休息,他们有空去写关乎自己职称升迁的论文吗?
借用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主任的一句话,“人不能欺负老实人”。

【免责声明】文章来源为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删除内容或协商版权问题!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湘ICP备19009413号-2